李達故居前的沉思

作者: 時間:2016-10-23 點擊數:

李達故居前的沉思

艾玉坤

511日單位機關黨支部組織黨員去李達故居瞻仰學習。這天久雨初晴,風和日麗,太陽從東方冉冉升起,朝霞映紅了東方的天際,大地披上了金黃色的霞光。單位的旅行車載著我們一行21人出發了。車子行駛在零陵大道上,道路平坦而寬敞,兩旁郁郁蔥蔥的樹木、色彩斑斕的花卉和隨風搖曳的竹林在汽車行進中漸漸遠去;農村的小洋樓和傳統的磚瓦房錯落有致、星羅棋布在道路兩旁或田野之間;田間的禾苗業已泛青,有風吹過蕩起一片翠綠,好一副田園風光。

沒用多長時間我們就到了目的地,李達故居坐落在永州市零陵區蔡家埠,我們首先參觀還沒完全峻工的李達紀念廣場,偌大廣場是用大理石鋪墊而成,正大門巍峨壯觀,大門右側是還沒峻工的李達事跡陳列館,廣場正中央李達銅像栩栩如生的屹立在由大理石砌成的臺基上。臺基的背面撰寫著李達的生平。李達1890年10月出生在零陵蔡家埠,1921年7月出席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當選為中央局宣傳主任,成為中國共產黨的主要創始人和早期領導人之一。由于李達與陳獨秀政見不同和多方面的原因,他曾一度脫離了中國共產黨后來就重新入黨,無論在黨內還是在黨外李達一輩子孜孜不倦的追求和宣傳馬克思主義,被譽為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家、哲學家和教育家。毛澤東主席曾稱贊其為“馬克思主義理論的魯迅”。解放后曾當過湖南大學、武漢大學校長。1966年8月在武漢逝世。

李達故居前有一塊不太寬的坪地,故居是典型的南方小四合院,一看就知道是大戶人家,院門是由兩塊大青條石砌成,兩則各有一個正方形石墩;邁過石坎是一個小天井,兩面各有四間廂房;正堂高而寬敞多了,正堂門首中央懸掛著“蓄德延年”鎏金匾,是滿清一個翰林送給李達父親輔仁先生七十壽禮;正堂左則是李達父母的臥室,右側是李達的臥室和一間書房;通過甬道是帶L形的偏房,現作為李達同志生平事跡展覽室。記錄著李達輝煌而又慘淡、命運坎坷、信仰不移?的一生。

我佇立在李達故居前,在思索、在沉思,假若李達不是為了政見不合,一氣之下脫離共產黨的話,以他的資歷和能力肯定是共產黨中央級的人物了,地位肯定顯赫多了,那么他逝世后也一定冠以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了。人的一生就是這樣,各有所志,也是我們凡人無法揣度的吧,盡管李達脫黨后在腥風血雨的殘酷的戰爭年代,面對恩威并用的國民黨的引誘;抑或在黑白顛倒文化大革命的和平歲月,對炙手可熱、權傾朝野的林彪“頂峰論”李達始終剛直不阿,鐵骨錚錚,做針鋒相對的斗爭。表現出一個馬克思主義者寬廣胸懷。

我尋想假若李達一直從事政界 ,那么,他的哲學研究是不是會打折扣,他的馬克思主義的研究是不是還有如此的造詣和成就呢?他還是不是哲學家和教育家了呢?人的一輩子就是這樣啊,有所失也有所得,有所得也有所失。

共產黨之所以從小到大、從弱到強,星火燎原,終于取得全國勝利。在于中國有一大批仁人志士甘愿拋頭顱灑熱血、前赴后繼、奮不顧身,有著堅定不移的信仰。盡管隨著改革開放、市場經濟所帶來的一些腐朽思想和文化的侵蝕,或多或少的影響了黨風建設。但我堅信共產黨通過自身建設,黨風也會愈來愈好的,當我在李達故居前舉起右手重溫入黨誓詞時,我們應該向李達同志學習什么呢?那就是李達同志的淡泊名利、剛直不阿、清白做人。更重要的是他始終信仰馬克思主義,就在他生命最后一刻也沒忘記立下遺囑給同仁編寫完馬克思主義哲學大綱下冊。

 

江苏11选5-安全购彩